电话:13945137205  QQ:375163142   网址:   www.hrblawyer.net   信箱:hanlongming@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湘江路134号401室           韩龙明律师承诺诚信简介,违反广告法愿意接受处罚,欢迎社会各界监督          韩龙明,执业证号:230921197412041411,黑龙江金北…
 
试论人身权精神损害赔偿的适用范围
 添加日期: 2009-2-16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人们在不断地对物质文明满足的同时,也对精神文明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人们的观念在转变,越来越重视精神权利的价值,越来越重视精神痛苦和创伤对人格权益的损害。然而,现实法律对人的物质与精神的保护不协调,立法对精神损害赔偿规定还不很完善。目前只有较完善的效力层次的司法解释。 当人们人身权益受到非法侵害时,精神损害赔偿诉求很难强有力地得到法律的保障。这与“三个代表”中的以人为本,保障人权的宪法理念格格不入,因此,笔者对我国精神损害赔偿的适用范围浅论己管见,以求抛砖引玉,引起立法的重视。
  一、精神损害赔偿法律制度的概念
  (一)精神损害的概念
  精神损害是指不具有财产上价值的精神痛苦和肉体痛苦,即人格权益的和身份权益的损害,精神和肉体,是自然人格的基本要素,也是自然人享有人格权益的心理和生理基础。在医学上,精神损害也称精神损伤或精神创伤,是指人在生活中受到某种因素的作用后,正常的心理受到强烈的刺激,神经精神活动的生理机能平衡失调或指颅脑损伤后,中枢神经系统出现不同程度的器质性或机能性改变。
  笔者赞同精神损害是积极感受肉体痛苦和精神痛苦(积极的精神损害)和因侵害行为导致受害人丧失生理、心理感受性的消极精神损害。1
  当前,对精神损害的概念争议颇多,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有代表性的观点,一是有的人认为,精神损害仅指自然人生理上的精神损害。(客观上、物质上精神损害)即精神损害专指自然人生理上的(自然上的)精神损害,该观点仅反映出物质性人格损害而没有反映出精神性人格损害属性。二是有的人认为,仅指心理上的精神损害(主观上、非物质上精神损害),即精神损害是指对人的精神活动(思想、意识、情感、情绪等)的损害,往往是由于人的违法行为对被侵害人的人身健康、自由、言论、名誉、荣誉、隐私、贞操、身份权等方面的侵害,造成被侵害人的损伤,尊严、威信等下降,使被侵害人产生心理上的障碍,形成精神上的痛苦和折磨。此观点有可取之处,但很繁杂。没有简明扼要全面概括出精神损害的特征,仅是精神性的人格损害的概念。 而没有对物质性人格损害定义。
  笔者认为,出现上述问题的争鸣,实质因素是对精神损害概念内涵与外延不清造成的。第一种观点是自然人人身权益受到非法侵害后,生理上的精神痛苦,即自然人的生命、健康、身体权受到非法侵害后,肉体上的精神痛苦,也就是外在的精神痛苦。谓之“精神损害”实际上此种精神损害受害人身体受到生理(肉体)痛苦之外还必然带来心理上内在的心灵痛苦、创伤,这种精神损害通常表现为有明显的物质损害,因此,有学者称之为物质性人格精神痛苦,这是仅从人精神痛苦表征来说的,因此,这种生理精神损害必然伴随着心理精神损害,虽然是冠以精神损害或物质性人格精神损害的称谓,但是不周延,也不能影响到该种精神损害赔偿的外延。即第一种观点所谓精神损害(物质性人格精神损害)包括生理精神损害与心理精神损害。第二种观点认为自然人心理上人格权益受到非法侵害后,其人格精神受到的损害,即自然人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人身自由权、人格尊严权等权益受到非法侵害,其人格精神受到的损害,这种精神损害通常仅表现为心理精神痛苦、创伤并不表现为生理精神痛苦,它是无形的内在的精神痛苦和有形的外在的生理精神痛苦是有本质区别的。这种精神痛苦往往是深藏或隐藏在受害人内心深处,是不易被人觉察和发现的,也是最大的精神痛苦,但它也能通过生理精神痛苦潜移默化的表现出来。因此,这种精神痛苦(第二种观点)笔者认为应当称之为纯精神痛苦更贴切 ,它一般不表现有物质损害,因此,有的学者称之为精神性人格痛苦,因此,顺理成章其损害就叫做纯精神损害或叫做精神性人格精神损害。立法上还没有对精神损害概念细化的时候,笔者认为精神损害的概念应该同时包括笔者对上述争议的两种观点,否则是不周延的。即精神损害的概念包括生理和心理精神损害。因此,笔者认为精神损害可以这样定义:精神损害是指自然人因其人身权益受到非法侵害后,其人格精神受到创伤或自然人纯心理(精神)上遭受到痛苦。
  我们知道,人身权是民法最基本最具有意义的分类,以人身权的客体是人格利益还是身份利益为标准,一般把人身权分为人格权和身份权两个组成部分。为了更好的阐释精神损害赔偿概念,有必要详细诠释人格权与身份权的概念。
  1.人格权
  人身具有生物性(自然性)与社会性,二者集于一身是不可分离的,任何一性的残缺都是不完整,都是对人身的损害。人身的这一双重特质就决定了人格也具有自然属性(生物属性)与社会属性。依据人格属性的存在方式可以分为:物质性人格与精神性人格。前者依附于自然人的物质实体,是自然人对物质性人格要素的不可转让性支配。后者是以观念、意识、文化、形态存在,是自然人对其精神性人格要素的不可转让性支配的总称。
  人格是指人之所以为人的尊严和价值。人格具有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前者表现为人的生命、健康和身体。后者表现为姓名、肖像、名誉、荣誉、人格尊严和人身自由等等,是与特定民事主体的人身不能分离的固有的为维护自身独立人格的人格利益,当其被法律确认为民事权利时,就是人格权,其含义有:1)人格权是民事主体依法固有的,是从自然人出生就有的;2)人格权是民事主体维护人格独立所必需的;3)人格权以人格利益为客体。人格权如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其中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理论上称为物质性人格权,是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等精神性人格权赖以存在的前提和物质基础,其受到侵害往往伴随巨大的甚至是终身不可逆转的精神损害。人格尊严权理论上称为本质的一般人格权,是人格权利一般价值的集中体现,因此,它具有补充法律规定的具体人格权利立法不足的重要作用。
  2.身份权
  身份是民事主体在特定的家庭和亲属团体中所享有的地位和资格。所谓身份权,则指民事主体以特定身份为客体的维护一定社会关系的权利。没有家庭就没有民法意义上的身份,也就没有身份权。民事主体的身份权包括亲权 、亲属权、配偶权。
  1)亲权
  亲权就是父母对其未成年子女所行使的权利,该权利的基础在于父母与未成年子女孩这一特定的身份关系。
  2)亲属权
  就是指民事主体因血缘、收养关系产生的特定身份而享有的民事权利。具体如:父母与成年子女间的权利,如父母享有请求成年子女赡养权利;祖父母、外祖父母与孙子女、外孙子女间的权利;兄弟姐妹间的权利,如父母无力抚养未成年弟、妹享有请求有负担能力的兄姐抚养的权利等。
  3)配偶权
  配偶权是指在合法有效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基于夫妻身份所互享有的民事权利。它主要包括:①同居权,即夫妻双方享有请求对方与自己同居的权利,负有与对方同居的义务;②忠诚权,即夫妻双方互相请求对方保持对自己忠诚的权利,如属守贞操 ;③协助权,即夫妻双方互享请求对方在生活中给予自己帮助、照顾和配合的权利,负有帮助、照顾和配合对方的义务。
  综上可知,人身权精神损害赔偿法律制度 ,就是指自然人因其人身权益(人格权益和身份权益)受到非法侵害,使其心理上受到精神痛苦或人格利益和身份利益受到损害。精神上的怨愤、失意、绝望、忧虑、悲伤等痛苦和创伤,从而请求非法侵害人予以物质补偿等方式救济和保护的法律制度。即精神损害赔偿,是指自然人因其人身权益受到非法侵害,使其人格利益和身份利益受到损害或遭受精神痛苦,受害人本人或死者近亲属要求侵权人通过财产赔偿等方法进行救济和保护的民事法律制度。
  (二)确定精神损害赔偿适用范围的借鉴
  精神损害赔偿法律制度是民法发展到一定历史时期以后确立的人身权保护制度。在古代,对于公民的精神利益进行侵害,往往作为刑事犯罪处理,不采取民事救济手段,例如古罗马《十二铜表法》第八表规定:侮辱他人者必须处死,和我国夏商乃至周朝也以极其残酷的刑罚处罚。《德国民法典》首先确认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在第823条、第824条、第847条的具体规定,在侵害身体和健康、剥夺人身自由的情况下,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1907年《瑞士民法典》明确规定了人格权,并且适用损害赔偿的保护方法,并在其债务法中做了具体的规定。嗣后,英美的许多判例中对精神损害赔偿的客体范围并无特别限定也各自建立了自己的精神损害赔偿制度。意大利民法典第2059条则笼统的规定,仅在法律有规定时才可以给予精神损害赔偿。葡萄牙民法典第496条规定,非财产损失,只有当它因其严重性而须受法律保护时才加以考虑。法国民法典没有规定精神损害赔偿范围,但是在法院实践中,对于生活乐趣的丧失,性生活的损失,心理上的损害,以及情感上的损害,都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规定精神损害赔偿适用范围最广的就是日本,其民法典第710条规定,不问是侵害他人身体、自由或名誉情形还是侵害他人财产权情形,凡是应当负赔偿责任者,对财产以外的损害,亦应赔偿。
  旧中国在20年代末制定民法时,也建立了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后来,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波兰、民主德国、南斯拉夫这些前社会主义国家相继也规定了类似的制度。
  在大多数国家,精神损害赔偿制度的内部包括两个部分:一是对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等精神性人格权的非财产损害赔偿,即人格权精神权益的损害赔偿制度(精神利益损害赔偿);二是对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这些物质性人格权的非财产损害赔偿,即对人的精神痛苦、精神创伤的抚慰金赔偿制度(物质利益损害赔偿)。
  精神性利益损害赔偿和物质性利益损害赔偿。以《瑞士债法》为例,前者如第55条:“由他人之侵权行为,于人格关系上受到严重损害者,纵无财产损害之证明,裁判官亦得判定相当金额之赔偿”。后者如第49条第二款:“人格关系受到侵害时,以其侵害情节及加害人过失重大者,得请求抚慰金。”我国民法通则的规定只包括前者,而不包括后者,即我国的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并不包括精神抚慰金制度,这是一重大区别。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公民的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受到侵害的有权要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理道谦,并可以要求赔偿损失。”自2001年3月10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1、2、3、4条分别规定可知:1.自然人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荣誉权、名誉权、肖像权、姓名权、人身自由权、人格尊严权受到侵害时,可以依法请求精神损害赔偿;2.违反社会公共利益、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或者其他人格利益,赔偿权利人有权依法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如宣扬婚恋、生活,在夫妻房间安装窥视设备,偷拆他人信件了解他人秘密等都属于违返社会公德侵害他人隐私的行为,赔偿权利人可以向赔偿义务人请求精神损害赔偿;3.监护权受到侵害引起精神损害的,赔偿权利人可以依法请求赔偿义务人精神损害赔偿;4.自然人去世后,其姓名、肖像、名誉、荣誉、隐私、遗体、遗骨等人格权利受到非法侵害,使死者近亲属遭受到精神痛苦的,死者的近亲属也可以依法请求精神损害赔偿;5.特定纪念物品遭受灭失或毁损引起精神损害的,赔偿权利人有权请求赔偿义务人精神损害赔偿。
  对精神上的安宁(生活安宁)、贞操(性自由)、隐私、婚姻自主、信用、悼念、接吻、容貌、自由、宗教信仰自由、劳动、休息、受教育、言论自由、知识产权如侵犯著作权中的发表权、署名、修改、保护作品完整等人格利益和解除恋爱关系和解除婚约、配偶等身份利益均没有上升到法律保护的层面,因此,笔者建议通过立法来解决精神损害赔偿范围过窄的问题。上述,最高人民法院精神损害的司法解释虽然拓宽了精神损害赔偿适用的范围,但是它仅仅是司法解释还不是法律,且这一司法解释主要是针对人身权中的人格权方面的精神损害赔偿而言的,规定的还是过于笼统,操作性不强。对此,应通过修改立法予以补充和完善。对于精神上的安宁(生活安宁)、贞操(初次性自主)、婚姻自主、信用、自由、悼念、接吻、容貌等精神性人格利益与亲权、亲属、监护、配偶等身份利益通过司法实践成型的,通过立法予以确权并给予司法救济。如解除恋爱关系和解除婚约的有过错的一方给无过错的一方造成感情痛苦,如受害人受伤害造成精神失常、自杀等严重后果的,或精神虽未达到失常,但己严重影响其工作及其生活的,或造成精神上的恐慌、悲痛的。如台湾、瑞士规定婚约或婚姻破裂所生感情上的痛苦或失望等损害,但限于法有明文规定者始得请求精神损害赔偿。
  (三)精神损害赔偿法律制度特征
  所谓精神损害赔偿法律制度是指侵害人非法侵害了自然人的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物质性人格权)和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贞操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精神性人格权),使其人格利益和身份利益受到损害或者遭受精神痛苦,受害人本人或死者近亲属要求侵权人通过财产赔偿等民事责任方式进行救济和保护的民事法律关系的制度。作为民事法律关系,精神损害赔偿法律制度具有以下特征:
  1.精神损害赔偿法律制度是一种侵权之债的民事法律关系,这是国际法学界的共识。精神损害赔偿法律关系中的赔偿权利主体是精神损害的受害人、依法由受害人承担抚养义务的被抚养人、以及死亡受害人的近亲属,赔偿义务主体是精神损害的侵害人(自然人、法人或其它组织);内容是受害人享有请求赔偿义务人履行赔偿义务的权利,赔偿义务人负有向赔偿权利人赔偿的义务;客体是物质性人格权(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和精神性人格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隐私权、贞操权、人格尊严、人身自由等)。
  2.精神损害赔偿不仅包括财产损失这一种财产责任形式,而且还包括其它非财产责任形式,如停止侵害、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这一点我国的规定与其它国家的规定有所不同。在国外精神损害主要的救济手段或唯一的救济手段就是财产责任形式,而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精神损害的主要责任形式是非财产责任形式,并没有把赔偿损失作为主要的救济手段,而只是将其财产救济手段作为救济手段的一种辅助。
  (四)精神损害赔偿法律的性质
  精神损害赔偿的性质,财产损害一般可以通过金钱赔偿而得到恢复,而精神损害通过金钱赔偿是无法恢复的,只不过利用精神利益和财产利益在法律上密不可分的关系,通过给赔偿权利人一定金钱,使其在其它方面得到补偿,进而折抵因精神损害而造成的精神痛苦和创伤,以金钱为媒介,实现“精神去补偿精神”,这一精神损害的本质,但其意义不在金钱本身。通过金钱赔偿创造新的的精神利益,折抵精神损害,使赔偿权利人得到心理抚慰,通过金钱得到抚慰,这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赔偿权利人消除或减轻精神伤害,使其心理获得某种平衡。精神损害赔偿法律性质是赔偿损失,其同时具有弥补损害后果补偿和抚慰精神痛苦的主要作用。对受害者精神上受到的损害后果以物质赔偿的形式进行的心理上的安慰和补偿。它是一种物质抚慰。
  人的姓名、肖像、名誉、荣誉、隐私等权利无法用财产衡量其价值,然而这些民事权利对公民来说,具有精神上的意义。在市场经济社会中,精神利益是可以带来物质上利益的,对精神利益的损害也就是对物质利益造成的损害。因此对于侵害公民人格权造成损害所进行的精神损害赔偿,仍具有经济赔偿的性质。从人的心理、生理方面来说,侵害人格权也必然给赔偿权利人(自然人)造成精神的创伤和痛苦对其进行金钱赔偿无疑也起到了抚慰精神痛苦的作用。因此我国的精神损害赔偿主要具有以下三种功能:
  1. 弥补损害后果。
  精神损害是一种无形的损害,这种无形的损害往往比有形的损害更具有杀伤力,但是这种无形的精神损害又会转化为各种有形的损害。由于这种无形与有形之间的转化性,精神损害事实的不确定性,也无法用财产去衡量。赔偿是使受到损失恢复原状,但对精神损害却无法作到,即不能作到等价有偿,并且这种适当的补偿也是有限的,所以用金钱对上述损害进行“赔偿”,只能说是适当的“补偿”。损害赔偿作为侵权行为法基本救济手段,是为了弥补受害人的损害,使其损害尽量恢复到原来的状态,侵害人格权既然侵害的是自然人的精神利益,而这种精神利益损害是以金钱为媒介转化为物质利益的损失。因此,这种物质赔偿的基本功能是弥补损害后果。
  2. 抚慰受害人精神痛苦。
  对于非财产损害是不能完全客观地用经济赔偿的,但是经济赔偿除了起到弥补损害后果的作用外,还可以抚慰赔偿权利人(受害人)因精神利益受损害而产生的精神痛苦、创伤,如:失望、恐惧、焦虑、沮丧、抑郁、绝望、怨愤和不满、失落、悲伤。赔偿义务人(加害人)予以赔偿,可以使赔偿权利人获得心理上的慰藉,精神上得到安慰,使其内心的怨愤获得平衡,使其恶性情感心态得到平抚。
  3. 惩罚性。
  制裁违法是损害赔偿的功能之一,尽管西方很多学者否认损害赔偿具有制裁违法的作用,但由于法律规定侵仅人没有因侵权行为而获得利益,相反还令其承担损害赔偿责任,这本身就具有制裁作用,责令侵害自然人人格权的侵权人承担经济赔偿责任,自然体现了制裁违法这一功能。
  二、精神损害赔偿适用的外延
  对于精神损害赔偿的外延,笔者首行从理论上的两个角度进行研究。一是侵害权利的外延;二是损害利益的外延,然后笔者结合司法实践,括定应列入赔偿范围的几类案件。
  (一)从侵权的角度研究精神损害赔偿外延
  对于精神损害赔偿,民事立法常常从侵权的角度规定其适用范围。如《瑞士民法典》第28`条第二款的规定:“诉请损害赔偿或给付一定数额的抚慰金,只有在本法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始得允许。”我国《台湾民法》第18条规定:“人格权受侵害时,得请求法院除去其侵害,有受侵害之虞时,得请求防止之。”“前者情形,以法律有特别规定者为限,得请求损害赔偿或慰抚金。”这些规定的目的,都在于限制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防止其副作用的发生。民事立法也有对其侵豁权利范围不加限制的,如《日本民法》对所有民事权利的侵害,都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是在民事立法上规定对侵害权利范围进行限制的国家或地区,也都通过判例法或司法解释将其范转予以扩大,几乎涵括了所有的人格权(物质性与精神性人格权)。
  就我国立法而言,仅规定侵害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的受害人可以请求精神损害赔偿这一法定范围过于狭窄,其在现实中有失公允。就我国司法实务而言,受取司法解释的方法,将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人格尊严、隐私权、人身自由权等人身权的保护纳入了精神损害赔偿范围,类推适用《民法通则》第120条。即使采取这样方法,也没有改变我国精神损害赔偿适用范围过于狭小的弊端,对于民事主体人身权的保护,仍显得捉襟见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对于物质性人权格(身体权、健康权、生命权)的侵害,民法没有适用抚慰金赔偿法律制度规定。虽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相关的规定,但是该解释还不是法律。
  2.对于贞操权、信用权、婚姻自主权以及一般人格权未予民事立法保护,致使这些人身权利受到损害时,无法适用精神损害赔偿方法予以救济。
  3.对于隐私权、人身自由权限制性的类推保护,只是保护这两种权利的一部分内容,没有对其进行全面保护。例如,对于隐私权,只有侵害隐私权造成名誉损害的,才能以侵害名誉权类推适用法律。对于人身自由权,只有以欺诈侵害意志自由造成财产、名誉损害的,才能予以精神损害赔偿救济。依照《国家赔偿法》的规定,国家机关侵害公民人身自由权利时,应予以赔偿的仅是直接物质赔偿,却不包括精神损害赔偿。
  4.对国家行政附带民事赔偿与刑事附带动事赔偿亦应给予精神损害赔偿,这也符合保护人权,以人为本,保护弱势公众的理念。
  我国民事立法捉襟见肘的状况,立法受当时具体情况、立法背景、民法理论等局限性所制约,其不健全、不完备是显而易见的。如今对此应当与时俱进地立法,予以完善。其目的是对侵害赔偿权利人人格权,凡造成精神损害的,均可予以精神损害赔偿。对于侵害财产权,如念物、亲属骨灰、遗体,造成精神损害重大者,亦可适用精神损害赔偿制度,这是保护民事主体权利的需要,也是国家、社会文明进步发展的需要,同时还是人文关怀的需要。
  (二)从损害利益的角度看,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包括精神利益损害赔偿和物质利益损害赔偿。
  1.精神利益损害赔偿,在客观上表现为三种形式:
  (1)精神性人格利益损害赔偿所引起的直接财产利益损失。
  精神性人格权被侵害以后,造成人格利益的损害,有可能导致直接的财产损失。这种直接财产利益损失是指,精神性人格权被侵害,为恢复权利而支出的必要费用。例如,为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而支出的广告宣传费,为消除侵害后果而支出的其他费用等等。对于权利被侵害而提起诉讼而引起的费用,如诉讼支出的律师代理费,往返差旅费,误工损失等,是否应称作为恢复权利而支出的必要费用?实践中有两种主张,一是为恢复权利而支出的必要费用;二是否认。笔者认为,严格地说,这种损失属于为恢复权利而支出的必要费用,可以考虑作为精神损害赔偿范围。
  (2)精神性利益损害赔偿中的间接财产利益因素的损失。
  人格利益的基本利益是精神利益。在诸多精神利益中,一般都具有一定的间接财产利益因素的损失,有的表现很明显。如肖像权、信用权;有的表现较为明显,如姓名权、名誉权、隐私权、荣誉权、婚姻自主权等;有的则表现不甚明显,如人身自由权、一般人格权等。当侵权行为发生以后,精神利益损害中的间接财产利益因素明显的权利受到侵害,其中间接财产利益必遭损失,造成明显间接财产利益损失。如肖像权被侵害和信用权被侵害,均可造成这种财产利益的损失。财产利益较为明显的权利受到侵害,也可能引起财产利益的损失。财产利益不甚明显的权利被侵害,也可造成利益损失。如人身自由权被侵害所损失的劳动收入和劳动报酬等等。
  (3)纯粹的精神性利益的损害赔偿。
  纯粹的精神性利益的损害赔偿,即人格利益的非财产因素的损害。这种损害是无形损害,纯粹表现为福利利益的损害,无法用金钱衡量,精神痛苦的损害赔偿,其为赔偿范围的重要内容。
  对于以上利益损害,按照精神损害赔偿的内部结构,分为精神性人格利益的损害赔偿和物质性人格利益的损害赔偿。在精神性利益的精神损害赔偿中,包括直接财产利益精神损失赔偿、间接财产利益精神损失赔偿和纯精神利益精神损害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就是包括直接财产利益精神损失赔偿,间接财产利益精神损失赔偿、纯精神利益精神损害赔偿和抚慰金赔偿在内的综合的金钱赔偿数额。
  结合上述探讨的精神损害赔偿范围,笔者针对司法实践中的实际情况,谈一谈目前我国应予以精神损害赔偿的几类案件,以求拓宽精神损害赔偿的外延。
  1.人身损害案件中的精神损害赔偿。
  目前,人民法院受理的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如:医疗事故、工伤事故、交通事故、火灾事故等赔偿案件和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案件处理的原则都是按照《民法通则》第119条所规定的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赔偿医疗费,因误工减少的收入,残废者生活补助等费用。这些费用,只包括了受害人遭受伤害后的实际支出和因受伤害不能工作或劳动的误工收入,也就是直接经济损失,但对受害人因精神创伤而遭受的损失却没给弥补。因此,人民法院做出的赔偿裁决常常让受害人不能接受。事实上,我国在民事立法上已确认了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只是我国《民法通则》第120条只规定侵害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四种,而不包括生命、健康、身体的精神损害赔偿。可为什么要提倡生理(生命、健康、身体)损伤的精神损害赔偿制度呢?
  因为人生命健康既包括躯体的健康,又包括精神的健康,而精神健康是指心理和生理上的健康。人的精神活动是依附于人的躯体来实现的,二者密不可分。当人的躯体遭受到侵害时,对人的精神(心理上和生理上)同样会造成损害。而精神损害进一步发展又可能导致躯体的疾病,尤其是严惩的伤害后果,会对人体产生无法抑制的精神压力和痛苦,使人的人格形象遭受扭曲毁损,继而带来的是内心的卑屈和羞惭。所以,对这样的精神损害更应该给予经济补偿,给予赔偿权利人精神抚慰。
  笔者曾遇到不少这样的案例,赔偿权利人身体上的损伤并不严重,如强奸案的赔偿权利人,但心理上遭受的打击较重,常常表现为抑郁不振,沉默寡言、焦虑、沮丧、悲伤、绝望,精神上痛苦不堪。精神损害是一种无形损害,当量的积累达到一定程度时,就会发生质变,导致患病。而此时如果赔偿权利人的诉讼请求得到解决,赔偿义务人爱到惩罚,赔偿权利的人精神上得到了抚慰,心理得到平衡,他们的症状会马上好转或痊愈。由此可见,精神损害用物质来赔偿是很有必要的,它可以填补赔偿权利人因精神上的痛苦造成工作效率下降而减少的经济效益;使赔偿权利人得到一种安慰,心理得到平衡,同时对赔偿义务人是一种道义上的谴责,有利于缓解或消除赔偿权利人精神上的痛苦,避免由精神伤害发展为其它疾病,造成严重的后果,防止矛盾的扩大和激化,从而有利于社会稳定,顺民心,有利于此类案件的处理和解决,弥补法律的漏洞。
  2.离婚案件中的精神损害赔偿
  当前,由于种种原因,离婚率呈上升趋势,在众多离婚案件中,提出精神损害赔偿的人日益增多。婚姻是在爱情的基础上,男女双方的结合,而离婚必然给精神上没有准备的一方或为家庭付出半生辛劳的无过错方造成更大的打击,从而使其心灵上承受着巨大的创伤痛苦,在现实一活中随受巨大无形的压力,如自卑、羞惭等。
  目前,我国《婚姻法》第46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中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8条规定,虽然确立了离婚案件对无过错方予以精神损害赔偿,但是,《婚姻法》第46条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中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29条规定,对精神损害赔偿限制又过于严格。
  《婚姻法》第46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导致离婚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一)重婚的;(二)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的;(三)实施家庭暴力的;(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的”,该条规定精神损害赔偿仅限于引起离婚的情形。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中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则更加明确规定,离婚是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的唯一要件,欲保持婚姻关系,又获得精神损害赔偿诉求,人民法院不会支持。然而现实生活中符合该条列举的四种情形而无过错方又不要求离婚的也很多。多种情况下,赔偿权利人囿于传统观念、子女抚养、生活能力等因素,不愿意放弃现存婚姻。但是不要求离婚绝不等于没有给受害方造成精神损害,也不等于不要求精神损害赔偿。有的观点认为,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是一个经济实体不存在精神损害赔偿问题,笔者对观点不改苟同。婚姻存续期间,夫妻是有完全民事权利能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其精神人格权利受到侵害就有权诉求赔偿,并且婚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是一个经济实体,但夫妻个人财产就不是一个经济实体。夫妻一方受到精神损害得到的物质赔偿是个人财产也不是共同财产,还谈什么一个经济实体?因此,这种看法是站不住脚的,因此,无过错方在维持婚姻状况下的前提下获得精神损害赔偿,应引起理论界、司法界与法律界,特别是立法机关的重视。
  《婚姻法》将提起精神损害赔偿的条件限定为离婚,夫妻一方重婚或与他人同居,这种严重侵害另一方配偶权的行为给另一方造成严重的精神损害,另一方只要不提出离婚,就不能要求精神损害赔偿。而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因身份权受侵害是不能要求精神损害赔偿的,受害方并不能直接依据该《解释》获得救济,这样在配偶权保护上就留下了很大的缺陷。无过错方如果想得到精神损害赔偿,必须以离婚为代价,面对如此高昂的代价,在很多情况下赔偿权利人被迫放弃赔偿请求,这与赔偿义务人必须为自己的过错行为承担赔偿责任的原则是背道而驰的。
  离婚案中,赔偿权利的诉请,令过错方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向赔偿权利人支付一定数额的抚慰金,能起到三大作用:
  (1)补偿功能。
  有一离婚案件,丈夫曾把第三者带入家中,在妻子的面前,居然与第三者发生性关系,造成妻子严重的精神损害。其他如长期打骂、虐待、遗弃、与他人通奸、有配偶与他人非法同居等,无不严重摧残着无过错方的身心健康,造成赔偿权利人的忧虑、绝望、愤怒、失意、悲伤、恐惧、焦虑、沮丧、抑郁等精神痛苦和心灵创伤,甚至失去生活的信心,通过抚慰金赔偿,可抚平赔偿权利人的精神痛苦、创伤,赔偿的受到的精神损害,有利于其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2)惩罚功能。
  过错方的违法行为,不仅造成无过错方的损害,而且严重影响婚姻家庭关系的稳定。法官通过权衡侵权人的过错程度、侵害的手段、场合、行为方式等具体情节,侵权行为所造成的后果,侵权人的获利情况,侵权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受诉法院所在地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令其去付抚慰金,体现一定的惩罚目的,以抑制过错方违法行为,从而达到惩恶扬善,稳定社会。
  (3)平衡功能。
  实践中,夫妻财产的分割难以实现公平合理。因过错方对离婚有充分预见,有准备地预先将其共同财产隐藏、转移、变卖、置于自己控制之下,且秘密进行。无过错方往往无从知晓,即便察觉,也难以举证,因而法院也难以认定。抚慰金可平衡双方利益,弥补财产侵害中的事实不公。
  从我国立法实践看,《婚姻法》第42条规定了离婚时,对生活困难一方,另一方因从其住房等个人财产给予适当帮助;最高人民法院有关司法解释中规定了:“照顾无过错方及女方、子女”的原则来处理财产分割问题。虽然《婚姻法》第46条规定了离婚时,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但局限于四种情形,范围狭窄,因此应结合我国《民法通则》的有关精神,修改《婚姻法》,明确规定拓宽导致婚姻家庭关系破裂的有过错方承担精神损害赔偿情形的外延。
  3.国家赔偿中的精神损害赔偿。
  我国《国家赔偿法》在行政赔偿和弄事赔偿章节中以专项列举了对公民错拘、错捕、错判而造成名誉权、荣誉权侵害的五种情形规定了赔偿义务机关除赔偿物质损失外,还应当给受害人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并赔礼道歉,但没有涉及精神损害赔偿问题,以致赔偿权利人对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所造成精神上的创伤和痛苦无法得到公正、及时和有效的救济。因而,在国家赔偿中应增设精神损害赔偿。
  (1)确立国家精神损害赔偿是现代文明社会发展的需要,随着社会发展,人们的物质、精神生活日益提高,对自己的名誉权、荣誉权等人身权看得越来越重要,精神损害赔偿已成为侵犯人身权赔偿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在国家赔偿中确立精神损害赔偿既是国家赔偿制度的完善和健全,也反映了一个国家对人权价值的认识和尊重程度,也是贯彻宪法尊重人权的体现。人们在普遍加强保护自己精神权利意识的同时,还迫切要求把这种意识以法律的形式上升为国家意志,从而给人权的精神权利以强制性保障。
  (2)精神损害赔偿有宪法和其他法律依据,我国《宪法》第41条规定:“由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侵犯公民权利而受到损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规定取得赔偿的权利”,这正是我国国家赔偿法立法的根本渊源。同时也为受害人要求精神损害赔偿提供了根本法律保障。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二十条规定的“要求赔偿损失”既包括要求赔偿财产方面的损失,也包括赔偿非财产方面的损失即精神损失,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确定民事侵松花江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中重申了精神损害赔偿这一规定。上述规定,都为在国家赔偿中确立精神损害赔偿提供了充分依据。
  (3)精神损害可以用金钱的方式赔偿。
  人身权的侵害与精神损害不可分离,当人身权受到损害时,赔偿以利的精神也就会不可避免地遭到侵害。所以国家赔偿法第三十条对侵害公民名誉权、荣誉权损害的,虽作出了消除影响、恢复名誉和赔礼道歉的规定,但是即便如此,也远不能弥补受害人精神上所遭受的精神创伤和痛苦。因为,名誉权和荣誉权作为一种精神性人格权利,虽然本身不具有财产内容,但在一定条件下却可以为权利主体带来财产利益,所以从公正合理的角度出发,应当认定精神损害赔偿完全可以用金钱来赔偿,也只有这样,才能体现法律对侵权行为的惩戒,才能真正抚慰受害人精神痛苦和心灵上的创伤。
  综上所述,我国精神损害赔偿在立法上已经出现瑕疵,保护范围太窄,赔偿项目太少,功能单一,以致因法无明文规定,对受害人精神损害赔偿请求无法予以支持,而得不到精神损害赔偿,所以笔者建议国家立法机关尽早出台一部相关法律,以完善立法不足,这样可以避免法律人适用法律的随意性,还可以使受害人请求精神损害赔偿时有法可依,从而使人民利益得到切实有效的保障,进而体现宪法的宗旨。

参考文献
  1.杨立新,《人民法院报》,法制进行时。
  2.马新耀,《人民法院报——法治时代》第83期,2002年8月19日
  3.黄松有,《最高人民法院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的理解与适用》,人民法院出版社,2004年1月第1版。
  4.吴钧,精神损害赔偿:一个新的研究课题,[J]. 中国律师,1998年第12期。

作者:韩龙明 黑龙江省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黑龙江建文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

网站:http://www.hrblawyer.net

QQ:375163142           电话:13945137205

手机:13945137205 电话:0451-88726148 Q Q:375163142 邮箱:hanlongming@126.com
 

版权所有:哈尔滨专业律师网.备案许可证编号:黑ICP备11001997号.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手机:13945137205 电话:0451-88726148 Q Q:375163142 邮箱:hanlongming@126.com 网址www.hrblawyer.net  微信号:harbinlawyers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湘江路134号401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