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13945137205  QQ:375163142   网址:   www.hrblawyer.net   信箱:hanlongming@126.com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湘江路134号401室           韩龙明律师承诺诚信简介,违反广告法愿意接受处罚,欢迎社会各界监督          韩龙明,执业证号:230921197412041411,黑龙江金北…
 
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代理词
 添加日期: 2011-11-16
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代理词
审判长、审判员:
哈尔滨律师韩龙明接受刘某某、杨某某、李某某等人的委托,作为他们的诉讼代理人参与本庭的诉讼活动。代理人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法庭合议时参考:
一、原告人在起诉状中诉讼请求中明确写道“依法判决确认2000年9月20日股东会议原则通过董事长买断公司全部资产决议为非法无效”这是本案的焦点所在。
代理人认为,原告人的这一诉讼请求有理有据,应得到法庭的支持和肯定。所以说“9月20日决议案”为非法,有以下事实和理由:
(一)2000年9月20日原则通过的李某某买断公司全部资产议案违背了《公司法》关于股东大会召开时的通知的规定。《公司法》第44条规定,召开股东会会议时,应当于会议召开15日前通知各股东。通知内容,除了会议的日期、地点外,特别应告知会议议题。特别9月20日股东会议是临时股东会议,更应该通知会议的议题,以利于使股东对会议的议事内容有思想准备,而9月20日的股东会议是在9月20日白天召开的董事会一致同意以60万元卖给李某某全部资产议案时议定的“晚上开股东大会,向股东公布”。议决如此重大事项,在董事会后的几个小时就突然召开股东大会,使股东没有任何思想准备,显然违背《公司法》第44条关于召开股东会应于15日前通知的规定。
(二)9月20日召开的股东会,除违背了《公司法》第44条规定外,也违背了《公司的组织章程》的相关规定。某某有限责任公司组织章程第十四条规定,召开股东会议,要于会议召开十五日前通知全体股东。组织章程是公司的“小宪法”,是必须遵循的“游戏”规则,这个组织章程是1998年7月16日第一次股东大会通过的。《公司法》第十一条规定:“设立公司必须依法制定公司章程,公司章程对公司、股东、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具有约束力。”董事长、董事和经理都没有超越组织章程规定的任何特权。不按法律和组织章程规定,突然召开股东大会,使股东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是对股东议事权利的侵犯。
二、9月20日股东大会原则通过以60万元由董事长李某买断公司的全部资产侵犯了全体股东的合法权益。
(一)《公司法》第四条规定:“公司股东作为出资者按投入公司的资本额享有所有者的资产受益、重大决策和选择管理者的权利。”股东权的内容包括红利的所有权、剩余财产的分配权利、新股认购权利、股份转让权利以及其他各项权利。
新大洲公司是1998年7月在原地方国营砖瓦厂改造有限责任公司的。公司伊始,有101名职工以不同出资额参与入股成为股东。后来经过资本演变,至2000年9月,只有27名股东。股东入股经营,具有资合、人合两个特点,即要按着法律规定以认缴的股本承担风险责任,也享有公司所有者权益的分配权利。2000年9月20日股东大会决议案通过董事长以60万元买断公司全部资产后,于当年,公司在县工商局变更了登记注册。由27名股东出资组成的公司变成由董事长李某及其两个儿子组成的有限责任公司。这一变更意味着:1.原来有限责任公司的结束;2.公司全部资产为李氏家族的财产,红利分配的权利,财产权利都由李氏家族独享。
那么,李某买断公司全部资产时,即2000年9月20日的时候,公司的资产究竟为几何?固定资产、流动资产以及应收账款、原材料、成品、半成品等等,没经法定中介部门进行评估作价,不能真实客观的反映公司全部资产的真实情况,仅由会计喊出一口价130万元净资产是不真实的。因为财产的价值是受市场经济规律制约的,既可以增值,也可以贬值,只有由法定的中介部门的评估作价才能做出公正、客观的真实反映。
(二)由财产买断引起了部分股东的上访,县体改委和经贸委组织了联合调查,经各方面协商,于2002年10月16日签订了对公司资产进行评估的会议纪要,参加会议的双方代表李某、马某、刘某均在纪要上签字认可。纪要明确写道其议题是“关于某某有限责任公司二次改革即从1998年8月至2002年8月25日资产确认问题。纪要还认为,有必要对某某公司的资产进行评估,李某、刘某即同意对资产评估,双方形成了合议。但事后由于董事长李某的不支持,该纪要规定的财产评估未进行。这里的隐情是不言而喻的”。
(三)把新大洲有限责任公司的全部资产仅以60万元买断归被告人所有,不进行评估,违背了民事活动中公平的原则。我国民法通则第五条规定“公民和法人的合法民事权益受法律保护,任何个人组织和个人不得侵犯。”民法通则保护公民和法人的民事权益提高到了基本原则的高度,是因为这种保护是我国各个法律部门的共同任务,但作为调整平等主体的财产关系,则负有全面地、重要的任务。同时,我国民法通则第四条还规定了民事行为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这个规定是市场经济中的价值规律在民法中的体现。等价有偿就是在财产转移中应当按照等价有偿的原则来进行。在不进行评估的情况下以60万元买断公司全部巨额资产,违背了民事活动中公平、等价有偿的原则。综上几点,代理人认为2000年9月20日的股东会决议属于非法、无效。
三、董事长个人资产买断不适用优惠40%的规定。
2000年县委、县政府发了40号文件,对进一步深化和完善工业企业改革提出了若干意见。在这个意见中提出了对企业所有净资产可以采取配、奖、卖、赊的改革意见。对卖国有资产,文件中明确提出:“卖是指对国有净资产一次性卖给一个人或几个人,一次性交款可享受40%的优惠政策。”这个规定的内涵是非常明确的,是指对卖国有净资产而言,而不能外延到已改制为有限责任公司的民营企业。因此,退一步说,公司的净资产是100万的话,董事长买断时也不能享受有40%的优惠。借40号文件规定的意见,被告人董事长侵占了应属于股东们的40万元的财产权益。这仅仅是假设净资产是100万元为前提的。
是董事长个人资产买断,不是股权的转让。
被告人在答辩中称是股权转让,而非资产买断。那么是不是资产买断,我们用被告提供给法庭的证据就可验证一点,是不是资产买断。
(一)2000年9月20日公司召开了董事会议,会议由董事长李某主持。参加人有七名董事,三名监事会成员列席了会议。在会议的纪要上明确记载议题是:关于让董事长个人买断的议题。记录中写道董事长讲:“工业县长张守忠非常支持一次性买断,咱厂买断是什么价,目前净资产130万元,按县委、政府40号文件一次性买断可优惠40%,但目前企业亏损。请大家讨论卖多少钱,到年末可能亏30万元,净(资产)100万元。”董事长在董事会上的这番话道出了事实真相。记录接着写道,卖60万元某某说同意,大家都表达同意,董事长也表态60万元可以,……,晚上开股东大会向股东公布。这次董事会结果将净资产按60万元卖给董事长,一致同意。最后是到会董事、监事签字。
(二)2000年9月20日的股东大会记录,讨论表决董事会提交的董事长买断公司全部资产议案,最后是原则通过。
(三)2000年10月5日公司给县企业改革领导小组的报告。报告中称“由法人代表董事长,以60万元的价格一次性买断经营”。
(四)原副总经理李某某、股东叶某某、宋某某、董事马某某、股东杨某某、刘某某、张某某、吴某某、董事徐某某、股东闫某某等10人都证实了9月20日的董事会、晚上的股东大会都是研究的董事长以60万元买断公司全部资产的议案,最后得以通过。以上这些证言都是被告提交给法庭的,他们均证实了董事会和股东大会讨论表决的是董事长以60万元买断了公司的全部资产。大概不用再多说了,这已成了铁的事实。在被告的答辩中称,9月20日的股东大会主要内容是股东的出资转让,面对以上的书证和证人证言,不攻自破了。
(五)买断公司全部资产不等于股权转让。在答辩状中说“文件的行政术语为买断,而法律术语为转让出资,即股权转让,最终股东会议通过股东出资转让给内部股东,名称没有变、公司形式没有变、出资额没有变,完全是股权转让。”这一番为自己非法买断企业全部资产案的辩解是何等的苍白无力。
其一,无论是9月20日的董事会,还是当晚的股东大会,还是公司给县里写的深化改革的报告,以及被告提供的8人证言笔录,无一不明确的写到是董事长以60万元买断公司的全部资产。买断资产和转让出资无论从文字上、含义上都不是同一概念。况且在县委、政府40号文件中,出现的买断整个语句是买断净资产,而不是转让出资,不能断章取义。
其二,在答辩状所说组织形式没有变,是不顾事实的狡辩。
第一,原公司的组织章程撤销,2001年5月8日向县工商局递交新的公司组织章程,进行了变更登记
第二,      新的组织章程载明股东三人,除董事长外,尚有两个不是原来的股东而是董事长的儿子,从此公司成为家族公司,财产变为家族财产,在组织章程中规定了股东可以分红利,也可以分得公司的剩余财产。
第三,      原来的董事会、监事会已不复存在。是没变吗?在组织章程形式上,股东的形成上有了质的变化。因此不变之说是不成立的,无非是想用不变之说,掩盖非法买断企业资产的事实。这个变化就是前一个公司的终结,后一个公司的成立。
  至于在答辩状中说“买断行为是行政行为,不受法律调整,更是无理狡辩。行政行为是指行政机关对其管理的相对人依法做出的具体行为是行政行为。买断全部资产是董事长的个人行为,显然不是行政机关的行为。答辩状中说原告应提起行政诉讼是对法律的曲解”。
四、被告人在答辩状中不厌其烦的称被告人不是买断资产,是股权的转让。那么我们也谈谈这个问题的看法。
   我国《公司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股东之间可以相互转让其全部出资或者部分出资”。
   股东向股东以外的人转让其出资时,必须经全体股东过半数同意;不同意转让的股东应当购买该转让的出资,如果不购买该转让的出资,视为同意转让。
经股东同意转让的出资,在同等条件下,其他股东对该出资有优先购买权。”这些就是股东出资转让的规定。出资转让虽为股东的权利之一,但其必须受法律的强制约束,该条第一款概括的规定了股东出资的转让权,该条第二款、第三款接着规定了出资转让对内、对外的不同要求。咱们对照这些法律规定。从被告提出的证据看一看公司股资的变化和走向。
第一,                    公司1998年成立时向县工商局注册提供的组织章程载明,股东50人,股本金50万元。
第二,                    1998年9月17日勃利县会计事务所出具的验资报告确认了50万元股东本金全部到位。
第三,                    组织章程附的股东出资花名册载明董事长的股金额为35,000元。
第四,                    被告提供的43名“已自愿把股金转让”的每股是3,000元,股金额132,000元,虽然在申请书上有自愿转让的字样,但没有受让人,也未与受让人订立转让协议,实质是由公司给他们退的股。
第五,                    被告提供2000年11月7日股金退出明细表,共27人退出股金269,000元,在这个表上第一名是退给董事长40,000元。虽然在退股表标有转让两字,看不出转让给谁,连董事长都是退股人,他也就不是受让人。(没有股权转让协议)
第六,                    股金退出明细表中董事长的儿子根本不是股东也标有退出股金3,000元,由董事长代领,而真正的股东赵某某却未列其中,这样移花接木,无非是为在董事长资产买断后,使董事长儿子有一个股东身份,成为新公司的股东之一。
第七,                    我们再看一下被告提供的两张财务收据,一份是2000年11月7日收到董事长7万元。标明的是收董事长个人买断企业款;另一份2000年11月4日金额是430,000元,标明的是收企业买断交款董事长33万元,其两个儿子各5万元。
   从以上被告提供给法庭的这些证据,我们不难看出,董事长买断企业全部资产是真,股金转让是假。特别应该指出的是董事长的儿子既不是公司的股东,也不是公司的职工,竟然交了10万元买断企业资产款与法何据?是何道理?退一步讲就是股金转让,向他们转让股金,也须按照公司法的规定,经股东大会同意。应该说面对被告自己提供的证据,为自己是股权转让的辩解应该不攻自破了。
   综上各点,代理人认为,原告人诉讼有据,请求有理,被告人未经依法评估作价买断全部公司的资产,已侵犯了原告人的合法权益,违背了公平合理、等价有偿的民事原则。故应判令2000年9月20日资产买断议案为非法无效。
此致
     某某县人民法院
 
 
 
 
 
       

 咨询电话:13945137205

                            咨询网址:http://www.hrblawyer.net

                             咨询邮箱:harbinlawyer@126.com

                             法律咨询QQ:375163142

手机:13945137205 电话:0451-88726148 Q Q:375163142 邮箱:hanlongming@126.com

                                             代理人:韩龙明律师
 
手机:13945137205 电话:0451-88726148 Q Q:375163142 邮箱:hanlongming@126.com
 

版权所有:哈尔滨专业律师网.备案许可证编号:黑ICP备11001997号. 技术支持:龙采科技
手机:13945137205 电话:0451-88726148 Q Q:375163142 邮箱:hanlongming@126.com 网址www.hrblawyer.net  微信号:harbinlawyers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湘江路134号401室